本報訊 半個月以來,錢江晚報“點兵點將點ASir”微信後臺熱到發燙了。原因?大家都想把身邊的好民警推薦給我們。
  今天,我們要寫寫三個略帶神秘色彩的警官——第一位,被歲月忘記的警官;第二第三位,都是平時不太露臉的網警。
  猜不出年齡的警察叔叔
  幫好幾個小伙伴走回正道
  初見翠苑派出所民警楊巍,小記有和他勾肩搭背的衝動。想著,這哥兒們肯定是80後,這一臉陽光的,肯定能做兄弟的。
  “你多大?我肯定是哥。”錢報小記這麼說。然後,楊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身邊的同事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楊巍伸出四根手指。“呵呵,我44了……”楊巍此言一齣,錢報小記驚愕了。他隨後出示了身份證。好!年!輕!
  雖然,面對社區里這許多毛頭小伙子,楊巍完全是大叔的年紀,可小伙子都把他當哥哥。比如小傑(化名)。小傑父母離異後,他基本是跟著奶奶長大的。他一度走歪了,和損友們去偷了電腦,被抓。72歲的奶奶老淚縱橫。小傑被取保候審。事情過去後,楊巍說:“你要有一技之長啊。”最終,他幫著聯繫張羅,一家餐廳把小傑招為服務員。小傑在勞作中找回了自己,奶奶笑了。小傑很感激楊哥哥。“我可以當你叔叔了。”楊巍說了自己的年紀之後,小傑也笑了起來。
  楊巍是社區里好幾個走岔道小伙子的哥哥,哥哥很稱職,一一讓他們走回正道。
  從網吧老闆到網警
  他發著高燒帶回犯罪嫌疑人
  張輝,下城網警大隊的一員,大伙兒都叫他輝哥。他是2002年才進入公安隊伍的,之前輝哥是個網吧老闆,所以他這小半輩子一直和網絡結緣。
  網警,或許你會腦補,他們是不是常常坐在電腦前,盯著網絡的?此其一也。事實上,他們可不是宅男,也常常要出差抓捕各類犯罪嫌疑人的。
  今年2月,杭州有一位家長中了QQ詐騙的招數。在國外讀書的女兒QQ被盜,騙子以女兒的名義忽悠,騙了這位家長130萬元。
  輝哥和同事日以繼夜地查案。許是累著了,輝哥發高燒了。不過,得知了騙子可能在廣西南寧附近的消息之後,輝哥甚至來不及回趟家,匆匆捲了幾件衣服,直接從單位出發,直奔火車站。
  騙子藏身的村子,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大路小路,繞啊繞,人一下子就繞暈了。
  騙子的藏身之處被大致框定之後,輝哥和專案組其他成員一起,開始了艱巨的攻堅守候戰。
  “輝哥,你行不行啊?不行,你先回杭州吧?”同事看著,心裡蠻難過的。“沒事,多喝點水就好了,我一會兒去買藥。”可這裡實在太偏,連家藥店都沒有!
  “輝哥,我們去南寧城裡,先去買藥!”同事說。
  輝哥不答應,堅持著。
  後方的輝嫂來電話了,一問才知道丈夫發燒還在蹲守。輝嫂先後兩次,把退燒藥快遞到了廣西。
  輝哥吃了藥,更不肯先回杭州了。他一直堅守到了3月2日午夜抓捕到騙子的那一刻。
  回到杭州一稱,輝哥整整瘦了十斤。
  20萬個網游賬號被盜
  他和戰友們提取到了木馬程序
  1982年生的金韜長得白白凈凈,他也是網警,濱江分局的,辦起案子來很有一套。
  去年8月,濱江某網絡公司報案,說是公司自主研發的一款網游,大量賬號被盜。這一來,成千上萬玩家急了,損失加起來肯定超百萬,而公司游戲的運維也造成了嚴重的影響。案子中涉及的游戲玩家範圍廣、人數多,金韜夜以繼日地奮戰在破案第一線。
  那段時間,金韜是真正以單位為家了。他和專案組成員進行大量的數據分析和排查,數次前往廣東、江蘇等地實地開展偵查工作。在多地警方的專業配合下,金韜和同事們最終抓獲了實施網絡盜號的犯罪嫌疑人,併在查扣的作案電腦中提取到了用於侵入計算機盜取游戲賬號的木馬程序。
  知道發現了幾個被盜賬號嗎?整整20萬個啊!近年來,金韜和戰友們成功破獲了電魂科技有限公司服務器被攻擊案、阿裡雲計算機信息系統被破壞案、天天快遞公司計算機信息系統被破壞案等一系列的網絡攻擊、破壞案件。
  本報記者 胡大可 本報通訊員 陳福 徐佳
  (原標題:神秘網警和電腦背後一場場激烈的暗戰)
創作者介紹

台南

iv38ivcf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